瑞彩祥云官网

  • <tr id='9G3vZs'><strong id='9G3vZs'></strong><small id='9G3vZs'></small><button id='9G3vZs'></button><li id='9G3vZs'><noscript id='9G3vZs'><big id='9G3vZs'></big><dt id='9G3vZ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G3vZs'><option id='9G3vZs'><table id='9G3vZs'><blockquote id='9G3vZs'><tbody id='9G3vZ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9G3vZs'></u><kbd id='9G3vZs'><kbd id='9G3vZs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9G3vZs'><strong id='9G3vZs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9G3vZs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9G3vZs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9G3vZs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9G3vZs'><em id='9G3vZs'></em><td id='9G3vZs'><div id='9G3vZ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G3vZs'><big id='9G3vZs'><big id='9G3vZs'></big><legend id='9G3vZ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9G3vZs'><div id='9G3vZs'><ins id='9G3vZs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9G3vZs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9G3vZs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9G3vZs'><q id='9G3vZs'><noscript id='9G3vZs'></noscript><dt id='9G3vZs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9G3vZs'><i id='9G3vZs'></i>

                戎马一生献忠诚

                ——记“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”纪念章获得者张武祖
    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19年12月13日 信息来源:生活晚报 编辑:董亚倩
                【字体: 打印本页
                作者:李羚蔚 靳超杰

                曾在』朝鲜战场上冲锋陷阵、曾在青藏高原上修筑公路、曾在荒无人烟○的四十七团开垦拓荒的张武祖,今年91岁了。老人头发花白、声音颤抖、听力衰退,连走路都要拄着双拐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段曾经的记忆,随︾时间的流逝在张武祖的脑海里已经有些模糊,可有一个信念,始终抹不去,那就是——我是一个兵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些年,张武祖的儿子给他买了」很多新衣服,他不经常穿,因为他最爱的是那一身旧军装,还有那顶镶着五角星的旧军帽。

                参军报国

                出生在甘肃的张武祖,少年时光是在饥饿中度过的。他在地主家干最▆累的活,却吃不饱肚子。这样的日子过了3年。张武祖被国民党军队“抓壮丁”了,一路裹挟△着从甘肃到了宁夏。

                1949年7月,国民党军队溃败,人民解放军不ㄨ但给张武祖带来了自由,更带来了希望。张武祖被解放军的所作所为深深折服,坚决申请参加人民解放军。

                不久,新中№国成立,可战争却没有远去。张武祖随部队前往山东参加大练兵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雄赳赳,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……”1951年1月,张武祖随中国人民志愿军前往朝【鲜战场。战场的激烈程度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料。

                白天,敌军的飞机不断从天上掠过→,炮弹一枚接一枚在身边爆炸,地面时不时“地震”一下。借战壕掩护,张武祖和战友们埋着√头躲避轰炸。

                敌人的狂轰滥炸没能抵挡住志¤愿军进攻的脚步,部队顶着炮火,一路进军到“三八线”附近。

                每到傍晚,志愿军战士们就卐借夜色掩护,利用浮桥悄悄渡江。此时的冰河刚々刚化冻,冰冷刺骨的河水夹着冰凌撞击着战士们,可张武祖和战友们没有退却,继续渡江前进。

                1951年5月,张武祖所在部队来到了朝鲜南汉江,开始新一轮的战斗。依旧是密集的火力网、猛烈的炮火,每一⊙秒身边都有战友倒下。

                张武祖已是一名老兵了。他一边掩护战友,一边迂回前进,没注意到一枚炮弹落在身边,瞬间,他被气浪掀到另一个弹坑里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张武祖!”

                排长看着倒在弹坑里的张武祖,红了眼,探下身子将他拖了出ㄨ来。张武祖此时已经听不到声音了,鲜血染红了军装。

                排长喊来卫生员,向担架上的张武祖点】了点头,转身继续战斗。没想到,排长刚冲出几十米远,就被敌人投㊣下的燃烧弹击中,英勇牺牲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因伤势》严重,张武祖被送↓回国内休养。但他忘不了在他眼前牺牲的排长,多次请求再上战场,因身体原因未被批准。

                张←武祖出院后,身体因残疾,已不能履行一名战士的职责了,但他并没有因此一蹶不振,他想到了新中国百废待兴,还有更多的“战场”等⌒ 着他去奉献。

                修建“天路”

                1952年7月,张武祖转业回到故乡,担任民兵队长,助力家乡土改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国家建设需要交通支撑,现在要打通一条‘天路’!”1955年5月,县政府工作人员找到张武祖,指派他参与青藏公路的修建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坚决听☆从党的指挥,我这就准备出发!”接到任务的张武祖非常兴奋,他穿上入伍时发的≡旧军装,打好背包,踏上了修“天路”的征程。

                青藏公路虽然在1954年就已经通车,但道路相关配套设施还不完善。高寒缺氧♂的恶劣环境,让施工变得异常艰难。

                劳动工具只有铲子,运输全靠牛车、骆驼车和架子车∑。张武祖和工友们住的是帐篷,喝的水苦、咸、酸皆有,边干活还要▂边小心突然落下的冰雹。

                高原反应让不少工友生病了,有时候,睡觉前还有说有笑的工友,躺下后,第二天就再也没有起来……

                沉闷、恐惧的气氛难免会影响到大】家。张武祖为激励工友们,把衣服解开向上一撩,指着腹部的伤疤说:“看,这是战场上留下的疤,我捡了一条命回来,可无数的战友却牺牲了。和他们比起来◥,我们的工作算什么?现在,该是轮到我们站在前面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说完,张武祖带头继续工作,工友们恢复♀了士气。

                张武祖在青藏公路上忘我地工作,体力透支,再加上战争年代留下的伤病,他的身体终于扛不住了。1956年7月,政府决定让他回家休养,张武祖不得不离开修建青藏公路的“战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建设边疆

                1960年,张武祖响应国家号召“到边疆去,到农村去,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”,乘坐了数天的火车、汽车,辗转来到十四师四十七团三连,成为∮一位支边青年。

                当时的四十七团刚成立,生活条件很差。“晚上住地窝子,白天吃土渣子”,张武祖形容当时的◣环境,他们要在西北风和茫茫戈壁中垦荒种田,创建新家园◢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团场建设发展的几十年中,张武祖和“战友们”战风沙、斗盐碱,住地窝子、喝涝坝水,人拉肩扛,硬是开垦出数万亩良田。

                因工作表现出色,张武祖被授予兵团二等功,受到时任兵团第一政委赛福鼎·艾则孜的接见。

                几十年一晃而过,1984年,张武祖退休离』开了工作岗位。但他退休不褪色,依然发挥余热,凡是涉及植树、修路、修水渠等集体劳动,他都积极参加。

                如今∏的四十七团,经过几代兵团人的建设变得越来越美,张武祖也经常出门散步、找邻居聊天,安享晚年。可他还是不愿脱下那身旧军装,他觉得这是他的骄傲,也是支持着他一生的力量。